蓝蓝路红茶V

「周翔」我爱你

岚湮:

·原作背景,一发完结


·白烂题目 and 烂俗老梗


·致以那些关于爱的小事


PS. 出门在外,来了一发短打,等我回去就给小周开门(。





某次回想起来,周泽楷和孙翔也有对同件事情意见完全相左的时候。那时他们还都在队里,轮回休息室里公然开小差的两个人被抓到现行,一串拉长变调的yooooo里竟然还是孙翔先回过神来:一阵阵起哄声中那边被围的只露出一线身影的方明华冲他俩招了招手,他脸上挂着笑容,眼神半分莫测半分揶揄。


联盟一直有条不成文的禁令,虽然对一干电竞宅男们来说这层禁锢于功效上基本近似于无,但各家战队仍旧队规里黑纸白字写的分明:正式比赛时不得佩戴首饰。


而此刻,人生赢家方明华指间那枚平日里不轻易示人的精巧物事正闪闪发亮——于是周泽楷和孙翔被抛到了什么问题也毋庸多言。


哪里想到,这对向来以劈节操为己任的组合难得保持了不一致,两个人几乎是一前一后地开口:孙翔说喂你们有没有搞错啊怎么可能有;周泽楷循惯例慢了几秒,他说不对,还是有的。


杜明闻言八卦兮兮地凑上来,将轮回市价排行第一第二的两双手瞄了又瞄,末了盯牢某人已有升温征兆的脸,还不忘补上一句:矮油小翔,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


事后杜明同志自然是被斗气冲天的某人捉住后颈上演一番全武行。那日天气太好,西晒映的个儿高的那个人身上像是淌着红光,开始只在身上,当然最后也蔓延到了脸庞。


反观作了许久壁花不曾开口的那位,安静里忽而就悄然笑出声音。吕泊远闻声回头,碰碰身边的江波涛,低声问了句:哎副队,队长笑什么呢。


江波涛无奈莞尔,真把他当无障碍电波接收器了么。
周泽楷只笑着摇头,并不打算开口。


——其实,刚才他是听见了的,那个人动手之前,咬着牙细细碎碎地嘟囔了一句:搞什么,那玩意儿也能算啊。


当然是要算的啊。他这样想了一下,思绪因此抽离出某种未可名状的柔软,笑意就凝结成坦然落在另一个人身上,脸上,以及红透了的半截后颈上,并不收回。



这桩事情的起点仍要回溯到几年前。事后论起来,两个人却态度每每大相径庭。孙翔总说无口属性是阻碍事情发展的最大敌人,周泽楷闻言就笑,一脸不置可否。孙翔要炸,周泽楷反而收敛了笑意,他更坦然地看他——而孙翔被他这副无辜形容撩的有些不忿,于是顺势就被按住,周泽楷或揽他的肩膀或揉下指根——这些年来他愈发将这件事情做的顺手,或者应该说,是因为某些特殊意味的动作,对于抚平某人情绪有着绝佳功效。


他们都记得,由于一些不太愉快的前奏,事情从发生到结束的过程反而显得格外清晰。


那是第十赛季,总决赛第三场是轮回的主场,却输掉了至关重要的那一局。


夏夜虽然有风,但仍挡不住聒噪蝉鸣。当晚周泽楷径直自楼梯转角处走出来——他和江波涛刚结束了与经理的一场对谈(基本上是江副单方面的),心下暗自松了口气。


王朝未能得建总要有些疲惫的感伤,于是经理负责安慰与美好畅想,老板负责无差别式地豪情万丈,江波涛则负责陈情与描绘蓝图,周泽楷是不必参与的,他当晚几乎只在温热夜风拂面时安静地皱眉。更像是身体来自于温差的本能反应,周泽楷毕竟不总将情绪写在脸上。


枪王站在那里即是最好的证明,轮回主将身上总有一种令人心安的笃定与确然——让所有人都相信,即便今次输了,这支队伍仍有可待热望的将来。


时间已经很晚,走廊里应当没人,但在这样一个令人情绪复杂的夜晚,意外发生或许也未能分去太多惊讶。至少那时的周泽楷不。


深夜的训练室门内透出一星半点单薄的光。


周泽楷推开门,于是看到室内唯一点亮的光源——队员常用的那一排机子中的某台仍然闪着荧光,而再下一刻,背身坐在那里的人回过头来。


他看过去,而他看过来。


是孙翔。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周泽楷陌生的神色,或许只限今夜,混杂了无谓与强撑,完全——是令人无法释出愉悦的复杂观感。


“不睡?”
“睡不着。”


孙翔从来坦荡,尽管此时他有足够理由显出迷惘。孙翔手上动作不停,屏幕上一叶之秋在AI模拟出的气浪中正堪堪调整好身形,后跳,一记精准天击过后战矛向前继续挑出横贯的弧度,将炫纹掀开一片光亮,顺势无声炸开阵阵光弧。


沉默就在安静下来的气浪里蔓延。


也无须多说什么,他们都不是多话的类型,更不要提互相安慰。——没有必要。
而言语毕竟在事实面前显得苍白,不久前的记忆依旧轮廓鲜明,失败于他们来说仍然稍嫌陌生,此刻网游世界里大约烟火雷鸣大战正酣,现实世界却只剩一片寂然缄默。


这一年里未曾有过的阻拦倏然挡至身前,将轮回无往而不胜的美梦击溃在眼底。抑或眼前。


至少,在合力击杀了沐雨橙风之后,周泽楷原本认为他们会赢。


他从来都不是喜爱事后感慨的性格,而眼前的孙翔,周泽楷那时微妙却笃定地觉得,孙翔此刻并没有什么与他分享情绪——无论失败也好愤懑也罢——的欲望。


周泽楷沉静双目中起了波澜。
果然,孙翔打完一局,他站起身来。


“你……”孙翔开了口,视线却停留在屏幕上AI分析出的技术统计画面。孙翔没有继续。


他的发顶在渐黯荧光里突兀地探出周泽楷视线的边缘。


孙翔不像江波涛,没有储存太多谈话本领,于是选择行动来破开沉默。他作出一个要摸索的姿势,手臂也因此绷出线条。
有些笨拙地,孙翔舔一舔干燥的上唇。


他低下头,说了一句好渴。


——练习太久,搁置的情绪空白太久,由身体感官发出的抗议都开始叫嚣。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变得顺理成章。轮回向来善待队员,深夜的自动售货机仍然殷殷发出亮光。孙翔用手背揉了揉眼睛,似乎在软饮与罐装饮料的隔层间犹豫了一下。他手指叩在玻璃表面的声音异常清脆。


孙翔选了后者。


他们仍在对碳酸饮料未能产生抗拒的年龄界限里。孙翔摇摇手里的东西,液体冲刷金属薄壁,发出‘砰’的声响。是泡沫在涌动。拉开罐装冷饮表层的时候,又是‘砰’的一声,仿佛之前凝滞的气氛因为此间清脆的爆裂声一笔带过,破碎而不留余念。


孙翔叼着半开的拉环,一晃一晃地,他的唇角掀起,终于看向周泽楷。


他们身高相差不多,身上决赛时披上的战袍都仍未褪下,此刻两人面容上都有些晦暗不明的颜色,这种默契反而流出萧索的味道:他们都知道,失败的后座力仍然执着且顽固地存在着,横亘于无形之中。


周泽楷看着孙翔将它咽进口腔,心知后味会微微发苦。


…但这同样是不必要的,他想。


如果是胜利的场合,那么他们将是共同加冕的同伴,如果失败者必须遭到谴责,那么——周泽楷接过孙翔递来的罐体时就已经这么觉得——那么他们也只能是共犯。


没有什么需要一人独担。


事实证明,枪王的判断力也有失准的时候。


当晚那段谈话的开端几乎毫无征兆。搭档一年,他们之间安静相处反倒比对话时刻多过太多,往往孙翔酝酿情绪,而周泽楷保持沉默。
不用说话。他们是队友,低落的时候,总会有递过来的肩膀可以倚靠。


然而那个夜晚毕竟是不一样的。


那时孙翔抬起眼睛,周泽楷听到他慢且低声地讲了一句:我本来以为肯定能赢的。
他们并排靠着肩膀坐定,孙翔曲起一条腿,他撑着手臂,小声喊了身边人的名字。


他叫他,队长。


那一刻孙翔只觉得有很多话要说,身边人无疑是最好的聆听者。挫败感却来得突然,辗转反复中,他张口,发现喉间迸出的仍然是关乎胜与败的生涩字眼。


孙翔用力将那些字句重新拼凑成完整的表达。


周泽楷,是你的话……
你带着轮回拿到冠军的时候,那是什么感觉?


四年职业生涯,孙翔第一次冲进总决赛。向着比赛席迈步而去的时候,他终于听到那些令山海鸣动的呼啸。血液汩汩上涌,有无数粉丝为每一分进退而振臂高呼,他亦奋力向前,最后,却有些狼狈地止步于距离顶点最近的地方。


三点五秒后的三秒时光停驻,却要用整个漫长夏天吞咽苦涩。
而标志着胜利与荣光的证明,那枚总冠军的戒指,它终究与他失之交臂。


“我还没有。“


他的声音也带出不甘的起伏。
孙翔比划了一下,手指凸出明晰线条,他喃喃着:


“总冠军的戒指,我还没有。”


他又说了一遍。


收敛了那副不自然的疏远之后,孙翔反而露出一种单薄的茫然神色。他整个人如同被敲碎了桀骜外壳,探出内里,零星透出一层微茫的纯白。


孙翔晃了晃手里干涸的罐体,作出一个要抛掷的姿势。
——却被拉住了手臂。


“你做什么?“孙翔疑惑回头。


周泽楷示意他将空了的罐子递过来。孙翔不太明白,但依然照做了。


于是直到周泽楷将自罐体表面分离的拉环套上孙翔手指的时候——他的动作又轻又缓,孙翔脸上的疑惑再次加深。


“这是干嘛。”孙翔甩了甩手指,那个禁锢意外的非常牢靠,金属质感温热地锁住他的指间,孙翔仍然低声地,“你少拿这个安慰我了,哄小孩吗。”


周泽楷的表情在夜色中融入一丝未可描摹的柔软。


“会有的。”他这么说着。


时光拉开不可说的汩汩暗涌,夏夜在他们身后无声地阖上。



剧情再开新章是在半月后。回想起来,那同样是一段艰难时光,斑驳中更偏于潦草。孙翔内心世界不大,一半堆积了世邀赛前的国家队集训,另一半,他那时勉力刨开一段空白,丢掉杂念,扔给周泽楷。


国家队集训时宿舍按期划分。因此除了训练时候,反而与那个人相处少了。周泽楷从来话少,但孙翔还是忍不住在扎堆的前辈里寻找自己熟悉的眼睛,休息时候,吃饭时候,每每视线相遇,却又不自然地避开。


有几多不习惯,都是从某种习惯开始改变的。
然而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再渐趋于单纯,孙翔自己也不能知道。


彼时孙翔正值二十出头,仅能从荣耀女神面前扯出一点点迷茫思考比赛之外的事情。但时间不对,地点也不对,闲暇时刻里他一次次回想起不久前的那个夜晚,当晚很多动作都像慢镜头,譬如周泽楷温热手指轻柔地触碰他的指间,譬如本应被丢弃却被他握在手心悄悄藏起来的金属拉环。


孙翔不傻,反而这副远胜于芸芸电竞宅男的俊朗面孔和拔高身材吸引过太多热切视线。他第一次对自己引以为傲的锐利直觉产生疑惑,雷达开始失效,全因对手是周泽楷。


孙翔摩挲着指间,他给自己做手操。视线却停留在指骨凹凸的表面,他用右手拇指覆盖掉那一小片发胀的皮肤。


如果会错了意,那未免也过于难看。


国家队白天训练,晚间自由活动。七期选手里只有孙翔唐昊入选,邹远从百花主场赶来,于是当地土著刘小别袁柏清做东,几个人相聚时该唱K唱K,该撸串撸串。娱乐活动样样不少。末了还被叼着烟的领队同志目击,顺便感慨:年轻人,心态就是好啊。


孙翔回以一个巨大的白眼。


某次他和唐昊一同晚归,被准时标杆拎住,孙翔撑着额头应付,不经意间目光交错,却捕捉到自走廊尽头打望过来的眼睛。


熟悉,却又被他刻意忽略的眼睛。
是周泽楷。


孙翔作势拉过唐昊要走,牵扯间停滞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从未终止,那个人好像看了自己很久,却仍然什么都不说。


周泽楷脸上除去薄薄一层赧然,更多的确是他读不懂的泰然。


一年里他们并肩而行,默契滋生的自然而然。这个人是他的队友,他的队长,他的搭档。
周泽楷,他是那个最好的人。


然而默契之外呢。


孙翔心里那杆天平开始摇摇晃晃,在‘糟透了’和‘没那么糟’之间徘徊不定。孙翔向后躺倒,回忆一帧一帧断点回放,他想起他的安静的好看的眼睛,他微笑起来足以令旁观者失态的脸庞。


总决赛上,周泽楷讲出‘出发’二字并带领轮回一路向前的时候,连带着他的热血也一同上涌,身与心一并浮起愉悦,胜利的渴望前所未有的充盈着他的胸膛。


——你在我身边的那些时候,就好像什么都不用担心。
只要一并向前。


这个人在身边时总有一种不可击倒的决然,周泽楷一贯以沉默昭示着某种无往而不胜的笃定,而今这种壁垒却换了方式,它横亘在他的眼前。


孙翔看不破,也参不透,他只觉得迷茫。
烦躁像浸了水的糖纸一样慢慢化开氤氲,只是味道和甜没有半点关系。


他在一室郁躁蝉鸣中闭上眼睛。



出发去苏黎世的前番七期最后一次聚会。孙翔与唐昊两个一米八多的大小伙子,当晚收到来自一七零联盟的猛烈招待。


职业选手不能喝酒。就算是践行也不会破例。又是碳酸饮料。砰砰的声响此起彼伏,泡沫涌出,映亮了他们年轻的面庞。


一群人里袁柏清是个最会察言观色的,他看出孙翔频频走神,于是去碰他的胳膊:


“有情况?”


“什么。”


袁大师露出了然神色。


“嗨,我说你整天训练呢还有工夫寻思这个。”


“你说谁——”


“得了,”袁柏清咂嘴,“拿了冠军回来再想呗。”
他又笑起来,说:你这么帅怕什么。


我怕什么?孙翔默然。


他的思绪因此而牵扯出前事种种,孙翔当然知道,要打好比赛,除了荣耀不能讲别的。


孙翔拎着一听可乐,他拽下那个拉环,又是砰地一声。


那个人,他曾在那个失败的夜晚,用这种方式给予他安慰和继续前行的勇气。他的动作那样温柔。


而套在指间的环,周泽楷……
——你对我,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耳边的聒噪又将孙翔从记忆中扯出,有人正拍他的肩膀:


“擂台还是你先上?”


“是吧。”


“要赢啊二翔。”


“少废话。”孙翔不以为然。


李华是个小个子,锤在孙翔前胸的手却像忍刀顶进崖壁,用了十足力气。


痛啊。他皱起眉。


但是,我一定会赢,我们一定会赢的。
到了那个时候,我和你一起拿下冠军的时候,我一定会知道的。


——让时间,还有胜利说真话。


孙翔从来不会害怕。



飞抵苏黎世的隔天,拿到国家队房号的孙翔松了口气。他又有点,只是一点茫然。单人间当然足够好,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有哪里不满。


中国队的赛程算不上一帆风顺。小组赛打得顺风顺水,砍瓜切菜般顺利晋级。进阶四强时遭遇N国,传统电竞强国的震慑力在抽签现场即可见一斑。拿到抽签结果的当晚,四位战术大师并一位魔术师彻夜探讨,拿出最终应对方案。


那又是一场艰难的对峙。中国队赢得惨烈。赛后领队挂着黑眼圈同喻队长在笔记本上圈圈划划指点江山,没能上场的剑圣大人火力全开,与魔术师大讲特讲台下观感。十三加一的配置,此刻每个人的面庞上都露出了同质的坚决。


是的,距离那个更大更高远舞台的巅峰更近了。
他们必须严阵以待。


总决赛那天的下午,国家队出发去比赛场馆热身。他们将在当晚迎战K国。而作为接战对方双战法配置的孙翔没少被耳提面命,活生生被逼出一点不耐。


他与一叶之秋是中国队最锋利的一道进攻线,先锋必须锐不可当,因此被责任与热望双重加持。孙翔目光冷然扫过叼着烟的领队,那人正心不在焉地吐出烟圈。他作势弹了弹自己肩膀,触感沉甸甸。


选手通道尚未开放,观众席间仍然空荡。有工作人员讲着英文指挥灯光与荧幕的调试。孙翔一路来到观众席面对整片比赛场地的最高点,他站在那个中心的位置,光源洒在眼前,在巨大屏幕下足以俯瞰一切。


数小时之后,他将真正站上那个最高的舞台,以手中利刃撕开光热,以无可阻拦的强势姿态破开胶着的战局。


这一次,他当然不再会是一个人。


孙翔视线捕捉到周泽楷身影的时候,他其实有一瞬间的愣神。


他们已经有许久不曾这样认真对视过。紧张赛程熨平孙翔不少嶙峋思绪,训练、复盘、对战,要打好比赛不能想别的。
疲惫、挑战巅峰的渴望与责任感令孙翔几乎要忘了两个人之间黏稠又微茫的那点牵扯。


他是他的战友,却又……不止是战友。


冷处理将那点无形的隔阂抹去,孙翔在看到眼前人的那一刻,第一反应却不是闪躲。


“紧张?”
“不。”


孙翔听到周泽楷笑了。
再下一刻,他听到身边人沉然声音再度响起:


“能赢。”
他看着他。


“会赢。”


周泽楷声音坚决。


消失已久的轻快笑容重新浮现在孙翔的面庞。这样相似的场景,令回忆也争先恐后地浮泛而来,将他的面容渐渐点亮。


他和他,他们曾在总决赛的赛场上并肩同行。孙翔是轮回擂台的首位,下场时看到周泽楷向着自己走过来,这个只做不说的人面容沉静,他的衣襟带风,挟着无往而不胜的决然锐利。


孙翔举起右手,毫不意外地看到周泽楷也有了同样的动作。


他们靠近,击掌,背身,擦肩而过。


还用你说吗。
孙翔抿着唇,他迎着铺天盖地的泛滥白光一径向前。


——我们这次会赢,一定。


多年之后,仍有无数荣耀粉丝回忆起中国国家队于首届世邀赛最后背水一战的情景。


标识着中国国家队字样的角色一行行出现在巨大荧幕的时候,山海鸣动的呼啸此起彼伏,整个世界只剩下震耳欲聋的欢呼和振臂高挥,沸腾的气氛将背景音乐悉数压制,当每一个角色被念出中英文名称依次刷新,欢呼与热力一并上扬,盘旋在高空久久不落。


比赛载入,地图载入,角色载入。


……


……


术士            索克萨尔      喻文州   登陆完毕


神枪手        一枪穿云      周泽楷   登陆完毕


剑客            夜雨声烦      黄少天   登陆完毕


战斗法师    一叶之秋     孙翔        登陆完毕


牧师            石不转         张新杰    登陆完毕


魔道学者   王不留行     王杰希    登陆完毕


……


……


比赛席里,孙翔带上耳机。


他听到熟悉的子弹上膛的声音,他看到黑光弯曲成氤氲洒向眼前,他看到荧蓝光芒一闪即逝,他操作一叶之秋调整了身形,孙翔深深呼吸。


一叶之秋手握却邪向前疾驰而去。


正如赛前所预料到的,总决赛必然是一场精致且漫长的拉锯战。


联盟第一牧师终究是在生命完结最后一刻前抢出了精准应对。圣光凝成的双翼在各色魔法波动的掩映下徐然升起,而降落之前,十字架顶端燃放出圣洁火焰,石不转的名字暗下去。


团队赛第十七分钟,中国队第六人入替。


战局再开!


灭绝星辰帚尾在眼前飞掠而过,熔岩烧瓶落下,一叶之秋面前瞬间点燃一片火海。


但这同样给了他调整的时间。这一次孙翔更加沉着,对方元素法师冰线切割出的阵矩倏然而止,六星光牢的读秒开始持续。


身后弹雨与诅咒交相呼应,左侧前方一瞬而即的剑客释出剑影,双战法胶着的封锁线被斩开桎梏;却邪一击挑开纠缠不休的灵猫,黑色战矛顶端蓝色的魔法波动随着矛尖旋转,连突,折身连突,水花般澎湃的魔法斗气夹杂在高速气流之中,将身前阻拦一律掀向了半空。


在他的身后,神枪手乱射再开,双重控制启动的瞬间子弹重新上膛,双枪喷火,顷刻间就向着场上每一处胶着打去。


子弹高速射出,乱射,速射!


在这样的节奏下,周泽楷的射击依旧精准,澎湃念气遭到火力回击,技能冷却结束,双枪合并出狙击角度,在魔法射线的掩映里狙击枪凛然抬起,巴雷特狙击一枪爆头,角色名迅速黯淡下去。


第十九分钟,K国牧师选手阵亡。


失去治疗的对峙,完全是血量与时间线的比拼。


两轮经由地图与技能纠缠的交换过后,双方阵容残留与血线都不容乐观。鏖战时刻来临时孙翔反而比任何时候都集中精力,一叶之秋主视角转开:


对方,双战法,召唤师;


己方,王不留行仍浮于半空,一枪穿云之前遭遇激烈消耗,几乎只剩下一层血皮。


三对三。


怎么打?


队频中:


一叶之秋:?


王不留行:压


一枪穿云:上


那就上吧!


所有华丽技巧在此刻悉数沦为陪衬。一叶之秋全身燃起金色的光芒,孙翔不再计算每一次连击,他以最朴素的套路起手,却邪向上划开弧度,如同浴血死神之镰剜向绝境。


收割生命,直到战斗终结。


在最终尘埃落定的时刻,孙翔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能够站到最后。
然而,没有。


一叶之秋主视角中抽离出对方战斗法师最后一击伏龙翔天释出的伤害,他在斗破山河掀起的气浪中看到一只小火龙出现在身侧。


一记天击挑开,抑或划开一轮霸碎?


与本能反应同时停滞的是升起的视角,但这一次,孙翔不再慌张,因为,他听到枪声猎猎,苍白视野中,鹰唳与狼啸戛然而止。


第三十二分钟,魔界之花由地底探出的藤蔓开始枯萎,蜷曲花叶渐渐消散,对方召唤师与一枪穿云血线清零,同归于尽。


没能站到最后又怎么样呢。


此刻王不留行悠然转身,帚尾轻摇,洒落一地灿烂星辰。


——荣耀


孙翔揉了揉手指,那里颤动的幅度令他的心跳也变得陌生。他站起身来。


再一次,他听到那些山海鸣动的声音。



当晚的庆功宴不啻为一场反戈一击的革命。众人见识了叶领队传说中一杯倒的能力,纷纷唏嘘。


这时就能看出人多的战斗力,四期黄金一代从人数上揽去国家队一半名额,起哄能力也不容小觑,一群人在纷洒开来的香槟雾里闹得更欢,愈发没有顾忌。喻队长尽心尽力地应付完随队记者后目击到这一幕,无奈里也露出轻笑,于是开腔提醒隔天日程,没有半点意外地被一群人嘘了个满怀。


胜利者的狂欢,就算再怎样疯狂,也都没有人忍心责怪。


散场拍照留念时不少人都已经开始摇摇晃晃,反倒是姑娘们战斗力坚挺,楚云秀拨了拨散开的长发,领着身后一众背景,和苏沐橙一起,对着镜头比出一个大写的‘yeah’。


代表胜利与荣光的手势,十三枚冠军戒指闪闪发亮。



就像被精心调试分秒锱铢的进度条一样,最后这段剧情,更像是AVG打出了隐藏线。而最好的馈赠,也必须隐于绚烂华点开启之后。


周泽楷用空出的右手去拉孙翔左手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这个人是将冠军戒指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


孙翔酒量不太能行,又是不会拒绝的性格,过程中周泽楷看他笑得开心,并没有刻意去挡。而今交握的手指汗津津的,他将本场以一敌二,强行拖住对方双战斗法师进攻线的MVP握在手心里,孙翔没有拒绝。


真喝醉了吗?周泽楷好奇地用手指晃在孙翔眼前。
你干嘛啊。比耳语高明不了几个段数的声音嘟囔着。


他牵着他走走停停,路上遇到的工作人员一径对他们露出微笑。


终于,啪的一声,大门阖上,整个世界陷入到一片又安全又静谧的黑暗里。


很难言说为什么最优秀的猎手却偏偏喜爱上演结网抽丝的最后一刻。


但是——
摊牌的时候到了。


他确实要比眼前这个人更早意识到那些隐秘又朦胧的情感。荣耀之外,周泽楷少有的不太确定的那个领域里,站着孙翔。


是什么时候,你向着我走过来。


正如同所有俗套却有着坚定箭头的古老故事一样,相遇的过程曲折迂回道阻且长。他们职业生涯的前几年中互不相识,仅有的认知来源于主客场赛前赛后的几次握手,就像荣耀大陆不同地图之间的时间轴需要转换,由黑暗启开白昼,他们的交集亦从零开始,慢慢的,耐心良好却不焦急的,一点一点萌发,而后蔓延。


那是……


是第九赛季夏天由冷淡到熟悉的渐趋磨合;


是第十赛季闪耀了整整一年的默契与荣光;


是一次次共同进退,背身击掌而过的坚决;


是吞咽失败与苦涩,向着巅峰继续的执着;


是一枪穿云遇上了一叶之秋;


——是我,遇到了你。


他们曾并肩走过长途万里,一同聆听过令山海为之撼动的呼啸,最终笑中有泪地一同举起世界冠军的奖杯,周泽楷和孙翔,他们一同站在了荣耀之巅。


足够幸运了,但是,再多一点。
就比如此刻。


周泽楷想自己大概会永远记得那时的情景。他难得主动想要开口一次,却在黑暗里被孙翔抛来的问句抢了先。


“那个时候,你是什么意思?”


“……“


孙翔的眼睛在黑暗里氤着薄薄水光。


“喂…周泽楷。“


是谁的心跳先漏掉一拍。


“我好像、好像有点……“


——不是好像,不是有点。


“喜欢你。“


他说的斩钉截铁。


黑暗里看不清周泽楷的表情,但孙翔听得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靠,真逊,打比赛时候也没这么紧张过啊!


但万一…不是呢。


周泽楷你能不能给个准话!


就算不是……孙翔在对面拉长的静默里揉了揉头发。


好吧,暗恋个队长什么的,又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错。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啊。
喜欢你,最喜欢你。


心里是这么想,但一层层钝重感还是漫了上来。孙翔想要从酒精浮泛开来的麻痹感中挤出一个放松的表情,他在想为什么总是这样,胜利时候,失败时候,这个人总在身边,那或许以后还——


柔软又清晰的触感,轻轻落在他的鼻尖。


“……………………”


孙翔被这一记近在咫尺的直球彻底击中。


“你————”


嘘。他听到周泽楷轻声说。


他们不约而同地闭上了眼睛。


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在苏黎世如瀑星空下温柔地降临。


孙翔渐渐听得出周泽楷深重的呼吸声,这个人的味道和亲吻一起,霸道却执着地入侵他的口腔。他不甘示弱地回击,却听到周泽楷轻声笑了。


分开的时候,周泽楷低声说了一句好甜。


……还好没开灯!还好没有!


但是,孙翔最后一点神智还是用在了最重要的地方。


他好像逐渐能明白过来周泽楷在玩什么把戏,或者应该说……


这算什么?
孙翔彻底明白了。


孙翔声音里有点咬牙切齿,他是当晚的MVP,理应有足够底气。


周泽楷,他叫面前人的名字。


“你就是要让我先开口!!”


“…”


“绕了我这么久你真是够可以的啊,“他忍不住拔高了音调,


“喜欢我不会说吗!”


孙翔没有继续下去,他在努力思索下一套连击。


然而——


“现在,要不要?”


什么?孙翔没听懂。


又是夜晚。黏稠又饱满的片段一瞬瞬回闪,连月光也淋满了回忆。


也正是在那个无人打扰的夜晚,周泽楷曾用一个小小的环圈在了孙翔的指间,是约定,更是约束。


而传说中戒指的正确佩戴方式是……


[心意相通的人们]


周泽楷拉起孙翔的左手。


[互相对视]


月光点亮了星芒。


[以宣示占有的态度]


指间的触感渐渐灼热,不用去追究是谁的心跳在失控,因为……


[两个人一同诉说爱意]


有些仓促和笨拙地,他们交换了手指上的戒指。


[定格]


——套在指间的环,是身心皆有所属的最好证明。




回忆毕竟没有现实鲜活,再将时间调转到现在。


褪去了枪王光环的周泽楷周先生在一个平常不过的夏日午后抽出一点点闲暇时光,曾在世界最高舞台上征战的手指此刻也不过乐得轻松地划过屏幕表面,他在翻孙翔的微博。


荣耀职业联盟十八赛季,孙翔宣布退役。


照片里的孙翔笑的一脸骄傲,他正对着镜头比出一个大大的V。十一年职业生涯,三度夺冠,更多次披上国家队战袍奔赴荣耀最顶尖的竞技场,为热爱它的人们夺得荣誉。而在这个夏天,由孙翔带领的轮回战队再次冲至峰巅,然后,他将圆满地退场。


他的无名指上,挂着十一赛季由双一组合一同为轮回摘下的桂冠。


孙翔的笑容轻柔地落进周泽楷瞳孔深处。


而踩在另一条时间线上的孙翔正发来消息,蓝色的气泡一个个冒出,他刚结束了轮回战队青训营最后的选训,提醒着日程繁忙的周先生不要忘记晚上的饭局。


他们确实有一阵子没有好好见面了。孙翔孙队长,对待和荣耀相关的事总是特别认真。不过现在——两个人很愉快地达成了共识,也到了该放松下来,追赶上先行一步的那个人脚步的时候了。


荣耀以外的漫漫人生,他们仍要并肩同行,心无旁骛地一直走下去。


周泽楷仔细研究着黑色天鹅绒盒内镶嵌着的点点亮光,那些光芒背后,镂刻着他和他的名字。


其实联盟禁令也总有失去时间禁锢而失效的时候。


他微笑着站起身来。


——也是该给那份证明换个材质了。







*


and,


我爱你,挚爱你,只爱你。



完.








评论
热度(679)

随便玩玩啦。

© 蓝蓝路红茶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