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蓝路红茶V

荆棘革命15-17补档

竟然有结局!

拘束无明:

之前消失的荆棘革命15-17也补一下档




15


中国队根本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轻松。除了日常的训练、开会等等,他们从第一轮比赛开始,就花了大量时间分析对手。第二场的惨胜则是资料的缺失,那位外国战术大师的下棋战术在他的国内早就被破解,他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这种战术了。第三轮算是正常发挥,选手们渐渐契合,而战术大师们在场下商讨的计策,在场上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八强赛由于一场定胜负,进行的速度飞快。八进四之后便是四进二,而巧合的是,四进二时遇到的对手,正是中国队在第三场小组赛遇到的对手。


对方依旧难缠,甚至针对下棋战术做了充足准备,然而中国队还是赢了,因为那一场比赛的临场指挥者换了一位战术大师。


四进二结束,留下了两支队伍,分别是各种电竞项目冠亚军的常客韩国队,和荣耀发源地的中国队。


 


已经冲入决赛,自然不能将冠军拱手让人。在空闲的四天里,所有人都参与了战术大师们的会议。讲解一些极其复杂的战术思想常常浪费掉一些时间,然而各类型选手也同样提供了另辟蹊径的思路,最后的战术在渐渐成型。


决赛很快来了。


决赛前一天训练早早结束,打发大家去放松休息的叶修严重嘲讽了众人:“整天跟着你们殚精竭虑,哥连出门玩的时间都没有。明天别输啊,要不然《中国痛失世界冠军,领队依旧在外游玩》的新闻就要向哥开炮了。”


“叶修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张佳乐和黄少天一起向他竖中指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You can you up!”经过这么些天的熏陶,楚云秀已经不由自主开始讲洋文了。


叶修居然听懂了:“上个毛,哥不带账号卡是为了什么?通通回去睡觉,明天上午比赛别迟到。”


众人嬉骂着叶修走了,孙翔本来和周泽楷一起走的,出门又顿住脚步,打发周泽楷先走。在周泽楷疑惑的目光里,孙翔回到会议室。


叶修叼着烟收拾东西,这是他们租用这间会议室的最后一晚,资料什么的可以带走了。


“小同志怎么了?”叶修把一堆废纸胡塞进箱子,这才看了看靠在门边的孙翔。


孙翔远远地望着他:“你要上吗?”


叶修似乎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手持他使用过的账号卡的这位居然也会这么问。


不过叶修毕竟是叶修,他很快恢复嘲讽,说:“上什么上,哥是来度假的。明天决赛我不会去看的,我要出门买纪念品。”


孙翔特别讨厌他这种态度:“你不想赢了吗?”


叶修说:“我要上场,你给我卡?”


孙翔说:“不给!”


叶修问:“那你来我这里啰嗦什么,紧张就去睡觉,要不去加练。”


孙翔欲言又止,最后确定自己果然还是没法跟这家伙交流,摔门而去。


 


孙翔一出门就发现周泽楷还在外面等他。


周泽楷眉头微蹙,见孙翔出来了,便示意他回客房去。


孙翔与他一路无话回到客房,门关上了周泽楷才喊了他一声:“孙翔。”


孙翔看他。


“最佳组合。”周泽楷说,“我们才是。”


“这当然。”孙翔撇撇嘴,勾住周泽楷的肩膀,有点抱怨地说,“……我就是嘲讽一下孤寡老人。”


 


决赛当天叶修倒没有真的不来,孙翔看见他就扭开脸坐到远远的角落去了,周泽楷也只得朝叶修笑笑,跟着坐下。


昨天的会议上,中国队在着重分析了韩国队几场比赛的视频后,采用的依旧是攻守兼备的阵容,团队赛出场的选手名单是:孙翔、周泽楷、张新杰、肖时钦、黄少天和方锐。


擂台赛与大家预测的结果差不多,韩国的选手单人战斗力比较难缠,得到的分数基本平衡。


韩国队其实也算是比较会战术的一支队伍了,然而比起中国五千年的智慧,谦虚的战术大师叶修表示依旧不够看。因此对中国对来说,真正的关键在于团队赛。


这场比赛的地图是废墟地,乱七八糟的碎石和杂草布满了地图,层层叠叠的建筑里夹杂着一些空地。


一上场,选手们就分了两组。张新杰跟着孙翔和周泽楷一路往地图中央而去,肖时钦、方锐和黄少天则不见了踪影。不过黄少天的存在感依旧很强,不管外国人能不能看懂中文,他一直都在公频刷屏。


很快,双一这一组与对手狭路相逢。


赛前的会议不是白开的,此刻看见对手有五个人,不必张新杰指挥,一枪穿云的枪声先到了。


与暴雨般的子弹一起到的,是蛮横的一叶之秋。孙翔上手就是大招连发,在枪声的掩护下进进出出,一再冲垮对方阵型。


然而,中国队如此一再循环,韩国队却一直保持着稳定,数次打散他们都能一再恢复,死死将牧师守在中间。其他人疯狂地输出,一叶之秋的血线飞快下降又被飞快补上。


中国队要做什么?韩国队都在想。他们也知道中国队的可怕之处就是战术,不管什么样的选手都能被战术联系在一起,发挥各自的作用而后得到大于单个相加的效果。


他们更是知道面前的战斗法师是个脾气想当急躁的家伙,这样的人与他们拼耐心,想也知道谁会输。由于这里有五个人,中国队还未现身的队员一定会来到这里。他们想要明白中国队会出现怎样配合?


很快他们就明白了。


一叶之秋再一次冲垮对方阵型后,韩国队照例迅速恢复,忽然在他们中间传来了滴滴声。


小机器人!


虽然一再注意四周,但小机器人还是在环境的掩护下闯入了他们内部,听到滴滴声的下一刻已经爆炸。


这种情况下,韩国队直接分散了。他们队伍中有一个鬼剑,一般情况下都负责保护牧师,这次也不例外。


韩国队虽然分散,但他们的选手之间依旧保持着联系。可以说他们从一种紧密的阵型转换成了一种松散的阵型,一叶之秋或者是小机器人等等,都无法难以再对他们造成多人攻击。


一叶之秋却还是不厌其烦地冲了过来……


“小”。


韩国队的频道里刷出一个字。很明显这是一句不完整的话,然而其他人久久等不到下文。与此同时一轮弹光魔焰结束,惊觉攻击变得单薄,韩国队近战选手这才猛然发现,在被死死保护住的牧师后面,两个中远程职业已经不见了踪迹。


一叶之秋再次冲了过来,战矛带着魔法的光焰——伏龙翔天!


他会打龙抬头,已经被韩国队研究过。鬼剑毫不犹豫地往牧师面前挡,却撞上了一朵白色的火焰。


伏龙翔天拧出诡异的弧度,魔法的光焰狠狠地冲刷着鬼剑。牧师与鬼剑都被这一大招撞飞出去,剑光倏然在屏幕上闪过。鲜血喷洒间牧师被突然出现的剑客击飞,还未落地这位选手就准备好受身操作,却在半空轨迹一转,捉云手把他扯进了草丛。海无量至此都还不肯站起来,猥琐地藏在草丛里,为韩国人民表演了蹲式气功。


 


比赛进行到3分钟,韩国队牧师被中国队的气功师羞辱至死。


然而下面才是真正的考验。


韩国队的特色是,队伍里有两个圣职系角色:牧师和骑士。骑士这个职业补血自然不如牧师,但他居然还是玩猥琐流的。


从一开场,他就没有和韩国队的大部队在一起。


但他一定在附近,这是方锐的判断。作为一个以猥琐为风格的家伙,所有人都相信他的判断。生灵灭就在与石不转等角色相互呼应的地方观察局势,各种机械被放出去,然而始终没能把骑士炸出来。


此刻海无量依旧不见踪影,夜雨声烦被韩国队的鬼剑纠缠不已。一叶之秋冲上去打散两人,夜雨声烦二话不说离开。


这里的局势变成了四打四,而寻找对方骑士的则变成了两个人。


韩国队见状边打边转移,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圣职系,看来是打算去接应自己队里的骑士了。


一枪穿云挡在石不转面前,然而他的子弹和一叶之秋娴熟地配合着。中国队三人追着韩国队跑,远程近程都在交换。由于有牧师拉着血线,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打得极其豪迈。


韩国队在国际赛是一路稳赢到达决赛的,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遭遇到如此一环套一环的攻击,也是他们第一次落到这样的境地。


然而比赛还没有结束。


中国队不会放弃,韩国队同样不会这样放弃。


 


猥琐流与猥琐流的纠缠,却以一种令人哭笑不得的方式展开着。


他们还没有找到对方。


互相的试探、坑害、隐藏,海无量和对方的骑士简直在比较谁能将正气凛然的职业打得更没有形象。夜雨声烦晚来几秒,若不是可以频道联系,简直连自家队友都找不到。等他们在频道互报坐标时,才发现两人就隔了一块大石头。


眼看正面交战的那部分人就要赶到这里,肖时钦示意方锐和黄少天暂时放弃试探。两人依旧隐藏在暗处,等候队友到来。


韩国队四人赶到这里,一路与他们贴身打来的一叶之秋几乎是瞬间就被忽然出现的骑士撞飞了。


骑士显然在银武上打了牧师的技能,在韩国的四人到达后,他一边打一叶之秋,一边不知不觉就就给同伴回了血。


而被缠住的一叶知秋,却被骑士边打边撞带出了石不转加血的范围。一叶之秋由于多次消耗,血量本就比较低了。孙翔试图引着骑士回到石不转的加血范围,然而对方显然比他更会控制局面。


在给队友加完血后,骑士忽然换了一把武器。


这是这个骑士惯用的伎俩,他有三个轮换的武器。换上来的银武还可以打一个圣职系技能,而中国队的所有人都没兴趣知道会是什么。骑士的武器重量很大,对方如何解决负重等等问题,大家私下里有些兴趣,但没有做重点研究过。


方锐在频道里喊道:“一起弄死他!”


海无量已经赶到一叶之秋旁边,骑士发动了打在银武的技能,神圣之火。


海无量撞开一叶之秋,白色火焰没入气功师身体。海无量就地一滚,顿时就没了踪影。


一叶之秋几乎在海无量吞没神圣之火的那一瞬便把骑士打退了几个身位格。


骑士见状立刻准备撤,一叶之秋的战矛紧随随后杀到,半点不肯放人。


玩猥琐流的骑士,防御也是极端高的。他的盾几乎抗住了一叶之秋大多数的伤害。孙翔打得有些急躁了,忽然福至心灵想起了一招。


连突直刺龙牙天击圆舞棍,比较基础的技能丝毫没有空隙。


圆舞棍,取消!直刺,突出!


战矛穿透了龟壳般的盾牌,炫纹无视防御在骑士身上团团爆开。


骑士显然没有料到盾牌会失去作用,趁他发愣之时,一叶之秋第二串连招袭来,骑士被打上半空。这是孙翔真正熟悉的做法。大招与大招衔接,几乎没有让人喘息的余地。


韩国队的其他人正与一枪穿云、生灵灭和夜雨声烦打成一团,双方都难以抽身。虽然如此,韩国队的远程还是瞅准时机,澎湃的范围攻击从天而降,落在不远处缠斗的战斗法师和骑士身上,一叶之秋顿时生命垂危。


神圣之火的效果还没有过去,海无量不知踪影,张新杰没有别的指示,孙翔的目标是弄死这个骑士。


战矛又一次穿透了盾牌,炫纹清空了骑士的血槽,战斗法师也几乎同时被一个大招刷干净了生命值。


一叶之秋又是第一个退出赛场,孙翔握紧拳头砸在桌子上。


“要赢!”


 


16


在一叶之秋生命值清零后的第六分钟,韩国队最后一个角色也倒在了地图上。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中国队。


比赛还没宣布结束,孙翔就已经跑出了自己的比赛席,他旁边是周泽楷的席位,孙翔闯进去一把把周泽楷拽起来:“赢了?”


周泽楷笑着点头。


“我就觉得我们会赢!”孙翔一个熊抱狠狠地抱住他。


周泽楷搂住孙翔的腰:“嗯,很厉害。”


“夸我还是夸自己呢?”孙翔故作邪魅一笑。


周泽楷被他的表情逗乐了,笑了会儿才说:“都有。”


“出来出来了!站在玻璃房里搂搂抱抱!搞基展览吗?”方锐在外面催他们。


张佳乐从选手席冲了上来,朝队友们张开双臂。张新杰笑着任他抱了一下,唐昊也被张佳乐蹿回选手席逮住一顿揉。


黄少天那是都已经被人躲了好几次了,最后剩下喻文州笑着听他叽里咕噜。


女孩子则搂在一起,你把我抱得飞起来转圈,我再把你抱得飞起来转圈,裙摆飞扬,真是一番好风景。


大家凑在一起欢声笑语,平时不太闲聊的选手一时间都仿佛有了深厚的感情,在国内他们是对手,但是在国际联赛短短的时间里,他们是队友。就是承认与守护这种身份,这支队伍一边比赛一边成长,最后赢来了冠军奖杯。


冠军!


孙翔激动极了,死死霸着周泽楷都忘了松开。叶领队上台领了奖杯下来,他又第一个伸出手要摸奖杯,根本就忘了比赛前是谁给叶修甩脸色。


“出息。”叶修笑笑,把奖杯递给他。


孙翔把奖杯塞进了他和周泽楷的怀抱,硌得两个人肋骨都疼。周泽楷任他胡闹,一手摸摸奖杯,一手搭在他后颈上,轻轻拨着他的发尾。


“把奖杯给我亲一口!”张佳乐也扑了过来,“谁帮我拍一张照片!”


“我也要!”


“给我一个奖杯再给我一个妹子!”


“奖杯给女同志,男人一边去!”


一个奖杯在众人手中传递,不知道谁提出了庆祝,一群人跑回酒店订了包间,破天荒叫了两瓶啤酒大家分,结果一顿饭吃完就差点没人有力气回客房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恭喜中国队夺冠……!奏、奏国歌!起♪来——”


“我去吵死了!”唐昊帮周泽楷把大号物件孙翔扔到床上,自己三步晃一下地扭身,在墙上撞了好几下,终于找到门出去了。


周泽楷脑子里也挺混的,打了两个带着酒气的嗝,蹲在床边盯着孙翔思考是否帮他洗澡。思考了三秒后忘了自己在想什么,啪地一声脸盖到孙翔胸口就打算睡。


“周泽楷!冠军!”孙翔抓着周泽楷的脸颊,猛地亲了他嘴巴一口。


周泽楷乱七八糟地跟他亲来亲去,好半天才想到爬上床。两个人开始互相脱衣服,脱光了之后孙翔问:“怎么不把水打开啊?”


周泽楷茫然地与他对视,觉得自己思考过类似的问题,半晌终于想起来了:“洗完了。”


“不想穿衣服了。”孙翔说着长手长脚缠住周泽楷,闭上眼睛睡觉。


周泽楷看着天花板思索了一会儿,总觉得忘了什么,想了好久没想出来,也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泽楷被孙翔坐起来的动静弄醒。


房间的灯压根没关,他们赤身裸体地在一张单人床上大眼瞪小眼。


良久,孙翔问:“……我们昨晚……?”


周泽楷也不记得了,揉了揉太阳穴。孙翔倒是机智了一下,拉开抽屉一看,酒店准备的润滑剂和保险套都还在。


“我们什么也没干,到底怎么变成这样的?”孙翔把润滑剂和保险套拿给周泽楷看。


周泽楷看了看他手上的东西,又看了看孙翔,最后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


孙翔和周泽楷再次大眼瞪小眼。


“……我看过教程了。”孙翔说。


“……”周泽楷说,“我也是。”


周泽楷猛然从孙翔手里抢走了保险套,孙翔捏着润滑油说:“靠!”


周泽楷笑着亲了亲他的耳朵,孙翔立刻红了脸。


天时地利人和,还有什么好废话的。


 


肉渣(略)


微博长图|汤不热




他们安静地躺了一会儿,孙翔说:“好高兴啊。”


 


17


国际联赛结束的第二天,中国队便捧着奖杯回了国。在B市吃了顿庆功宴,见了一些领导,还上了电视。之后,大家便回了各自的城市。


下了飞机,周泽楷和孙翔先是回到俱乐部,大家都在那里等他们。也不知是为了玩还是为了庆祝胜利,一群年轻小伙儿丝毫没有让他们休息的意思,一群人扯上经理在外面吃喝玩乐,晚上才疲惫地回来。


回到宿舍,孙翔才开了门便呆了呆,路过的吴启看了他房间一眼,笑得捶墙:“卧槽你这个房间怎么做到的?有地方下脚吗?”


孙翔的确忘记了他临走时把房间搞成了什么样。


孙翔拍上门,走向了周泽楷的房间:“队长!借住一晚上!”


吴启哈哈笑着对刚进宿舍的吕泊远描述他刚刚看见的奇景。


孙翔把周泽楷的门锁上,提前使唤大轮回的队长:“我房间太乱了,明天帮我搬东西回家。”


周泽楷笑着点头,补充:“还有去超市。”


孙翔没有领悟过来,等他洗完澡在周泽楷床上发展睡姿的时候,才愣愣地想到了去超市要买什么,顿时悄悄摸出了手机开始查品牌和种类。


 


第二天周泽楷造访了孙翔家,孙妈妈热情留他吃午饭。等饭的这段时间,孙翔自然没忘记拖周泽楷下水,帮他收拾房间。


孙翔埋首于行李箱的时候,周泽楷在整理他的书架。


一盒没拆封的手办后面放着一个相框,周泽楷拿出来,看了一眼,愣了愣。


“这是?”周泽楷问。


孙翔埋头于行李箱,随口问:“什么?”


周泽楷又看了眼手里的照片,上面是几年前的他,穿着轮回的队服,和一个穿校服的小子站在一起,背后是荣耀的游戏海报和赞助商的广告。


那时候他十八岁,顶着一头板寸,眉目青涩,笑的时候露虎牙的尖儿。旁边那小孩子也是眉清目秀的,就是晒得有些黑。这孩子的轮廓有点陌生,不过仔细看看,似乎也能和孙翔的眉眼唇齿对上号。


孙翔看起来并不在意这张照片,上面已经积满灰尘。不过当他终于从行李箱里抬头,看见队长的手里拿着的东西时,并不用想,张口就答道:“这个啊,我看的第一场荣耀比赛就是你打爆一个高玩。”


周泽楷笑了笑。


“是你啊。”


 


周泽楷又想起了五年前的那天,天很热,他在一个保安的陪同下出门打表演赛。那一天他出门的时候还不知道,这将是他最后一场廉价的表演赛。


那天台下有人为他喝彩,嗓音沙哑,在一片嘘声中微不可闻。


已经很久没有人为他喝彩了。


周泽楷狠狠地赢了一把,一边擦汗一边寻找这个人。他的目光扫过台下各种嘲讽、厌恶的脸,没有找到那个埋没其中的人。


周泽楷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主持人上台走过场,这场秀的最后一个节目是和观众互动。那时候的周泽楷能和观众做什么互动?让观众集体上台群殴他吗?


周泽楷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主持人竟然将沙哑声音的主人从台下拉了上来。


是个初中的孩子,还穿着校服,也不知道是逃课还是放假。周泽楷脱离学校没多久,却已经忘记中学上课的时间了。


他们合了一张影,周泽楷低头能看见对方的头顶,黑头发毛毛躁躁的。校服宽大,他的后颈晒成了小麦色。


这小孩也不是很在意周泽楷,主持人让他下台拿照片,他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周泽楷心不在焉地回答主持人的问题时,他还在打印机前漫不经心地踢鞋子,细胳膊细腿的,很容易被人群淹没。


他再也没看周泽楷一眼。


但那是一切好事的开始。


灭顶的黑云将要散尽、广阔的光明前来照耀,那是天空无意间投下的第一缕温柔。


 


孙翔很随性地挠了挠耳根,指挥周泽楷放下照片帮他搬收纳箱。搬的时候他又说:“我跟你合影的时候还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游戏呢,问了一下才知道是荣耀,后来我就开始打荣耀了。”


放下箱子后,孙翔拉开旁边一个抽屉,掏出了好几张账号卡,拣出其中一张说:“这是我最早玩的一张,神枪手,名字叫枪枪穿云,我还挺会取名字的对吧?”


周泽楷笑而不语。


孙翔手指灵巧地玩着账号卡,靠着柜子继续说:“那时候我特别喜欢一枪穿云来着,当然也挺喜欢你的,是喜欢荣耀那种喜欢。”


他歪头看着周泽楷,他记得周泽楷那时候的样子。那时候周泽楷对他来说,又高大又厉害,绚丽凶悍的技术给他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孙翔又想起邹远说的“以前在粉丝里的名声特别臭”的周泽楷了。


有过这样的时候吗?


孙翔并不知道。


不过好像不重要了。


周泽楷一直又高大又厉害,他们能把想要的冠军都拿下来。


 


周泽楷接到了孙翔的目光,盛气凌人,有些挑衅。


孙翔已经不再不知天高地厚了,可他好像永远骄傲,永远年轻,永远无所畏惧。


客厅里传来孙妈妈喊他们吃饭的声音,窗户外面是燥热的蝉鸣。


周泽楷靠近孙翔,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


周泽楷轻声问:“现在呢?”


 


END



评论
热度(59)
  1. 蓝蓝路红茶V拘束无明 转载了此文字
    竟然有结局!

随便玩玩啦。

© 蓝蓝路红茶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