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蓝路红茶V

【全职高手】乡村爱情故事·十一(韩叶喻黄双花周翔)

赤渊:

【十一】

 

“张佳乐——”

“张佳乐前辈——”

“张佳乐你还欠我三块五毛呢快出来还钱——”

“我倒是怪了。”叶修点着了一支烟看向韩文清,“我只听说天冷了有偷狗的,还没听说过偷人的。”

“他什么时候不见的?”

“14:55孙哲平出去买饮料,15:02回来发现张佳乐不在,以为他出去逛一会马上就会回来所以当时没在意,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张新杰说。

“9点多了,能去哪儿。”林敬言皱了皱眉头。

兴欣和霸图生产队的人在村附近到处找,叶修也很纳闷,张佳乐那么大一个人了能出什么事?卢翰文走丢了可以理解,张佳乐走丢了…那就有点玄幻了。

“孙哲平呢?”

“从傍晚开始就出去找了,现在估计在山上找吧。”

“霸图的地里和山里都没有?”

“没有。”张新杰摇头,“我和林敬言刚刚上去看过一遍了。张佳乐的手机也关机,怎么都打不通。”

“不会被拐卖了吧。”叶修沉思。

“靠,现在人贩子都那么重口味?不要妇女儿童了,连张佳乐也要?”魏琛很惊讶。

陈果白了他一眼,魏琛立马闭嘴了。

“先找着吧,仔细着点,说不定在哪条田埂边睡着了呢。”叶修灭了烟,点亮了一只手电。他往前没走几步微草的大门骤然打开,刘小别从里面探出头:“吵什么呢外面?”看到韩文清的脸刘小别吓了一跳,“发生什么事了?”

“张佳乐在你们这儿不?”叶修问。

“张佳乐怎么会在我们这儿?”刘小别一头雾水,“我帮你们问问队长?”

 

张佳乐觉得自己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人,并且像他这么倒霉的人还真就找不出几个。下午上山的时候为了图方便就抄了一条荒僻的小道上去,没有走平常那条道,谁知那小道上正好给挖了个陷阱用来捕偷吃山上作物的野猪,张佳乐走路时一个没留意一脚踩进去也就算了,偏偏这野猪坑挖得还挺深,张佳乐这潇洒地一踩就直接跌了三米坑摔折了腿,其实这种时候打个电话回去叫人把自己拉出来也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问题是张佳乐一掏出手机,才发现自己手机早就电尽机亡,连个蛋用都没有。

人倒霉成这样也算是奇迹了。张佳乐坐在坑底哀叹。要是这个挖坑的人知道了自己没捕到野猪,反而害死了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不知会作何感想。要是腿没折该多好,张佳乐叹了一口气,就三米,哥随便爬爬就上去了。他试着移动了一下右腿,钻心地疼。

天色很晚了,张佳乐在坑底都能看到星星一眨一眨,八九点了吧?他估摸着。老孙八成给急死了。都怪自己出门前没说一声,现在倒好,估计找自己的尸体都够艰难。

张佳乐不死心地掏出手机想再试一试,他缓缓按下开机键,智能手机的开机极慢。一般没电自动关机前都会蓄一些电的吧?张佳乐心惊胆颤地看着开机动画在那儿一闪一闪。哥们,挺住啊,我就打个电话就好。张佳乐不住地念叨,开机终于完毕,信号只有微弱的一格,张佳乐颤抖着双手拨号,界面转换为通话模式,“嘟”、“嘟”——

哥们,挺住,就让我打个电话,求你了,挺住。张佳乐在心里烧香拜佛。

“张佳乐你在哪儿?!”孙哲平急切的声音传来。张佳乐简直感动得要翻身农奴把歌唱:“我掉…”

啪。界面转黑。手机又回复寂静。

让我死吧。张佳乐干脆仰面躺在坑底看天,星星扑闪扑闪,人生惨淡如雪。

 

“你好,打扰一下,请问你们今天下午见过张佳乐吗?”唐柔敲开轮回生产队的大门,彬彬有礼地问。

开门的是杜明,看到是唐柔以后简直恨不得高歌一曲《我愿意》,一听唐柔的问题愣了,“没有诶,我帮你问问他们?”

“恩,麻烦你了。”唐柔微笑。

“不麻烦不麻烦!”杜明心里绽开了十万朵向日葵。他跑去敲队员们的门,挨个儿问:“你们今天见过张佳乐没?”

整个生产队的人都被杜明叫出来了,孙翔一脸的魂不守舍,江波涛说下午看见过张佳乐。“好像往山上去了?”他说,“怎么了?”

“张佳乐失踪了。”唐柔实话实说,“现在霸图、蓝雨、微草和我们队的人都在帮忙找。”她给叶修打了个电话说张佳乐下午三点多上山去了,叶修赶紧催人挨个山头地去看。

“我们也帮帮忙吧。”江波涛说,周泽楷点了点头。

 

“黄少你说我们这么找要找到什么时候。”李远拿着个手电筒在茶树从里扫射,两人在茶树中穿梭。李远自言自语了半天发现了大问题,今天黄少天怎么半句话都没有?李远后背一凉,他转头一看,黄少天居然自顾自在笑,吓得李远差点把手电筒给扔了。

“黄少?”他把手放在黄少天面前招了招,黄少天神游天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居然没有反应。

“黄少!?”李远急了,他拍了一把黄少天的肩,黄少天这才回过神收起了笑容:“怎么了怎么了?”

“……”这是怎么了,李远很纳闷。

 

手电筒的光在山间小道里扫射,周泽楷在前面走,把拦着路的歪七竖八的干枯枝条拨开。孙翔在后面跟着,拿着手电一阵乱扫。

“张佳乐你在不在这儿——在的话吱一声——”他喊了几句,寂静的山中都是他这一喊的回音。没人应,倒是惊起了几只树上栖息的鸟,翅膀扑腾着打落许多树叶,沙沙的落在小路上。

一路走得很安静,孙翔可不是像黄少天一样喜欢没话找话的人,周泽楷就更别说了,简直是冷场帝。他们默默往山上走,孙翔还没从吕泊远的话中回过神来,这打击太严重了,他现在简直想去找叶修谈人生。一枪穿云像周泽楷,火舞之翼像我?!谈恋爱?谈恋爱!?

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几分,周泽楷在前面发现他没跟上来,便停下来等他,一边帮他拨开由高处伸展到道路上的枝杈。叶修你完了,孙翔愤愤地想。

 

“队长。”徐景熙叫住喻文州。

喻文州回头。

“我总觉得…队长你似乎心情很好。”徐景熙斟酌了一下说。

“恩。”喻文州笑了笑,“是呀。”

 

“张佳乐听得见吗?听见了请回答,我们这就来救你——”叶修拿着手电筒,有一句没一句地喊,手电扫到身边的韩文清的时候叶修撇了撇嘴,“你走我后面吧?你这脸走我前面,走夜路手电照到了可怕得很。”

韩文清挑了挑眉毛,走到了叶修后面。

叶修在满是杂草的小路边走着,一边从兜里掏出烟,结果没能摸到打火机,他刚想问韩文清有没有打火机。谁知一回头猛地看到韩文清的脸,差点把嘴里叼着的眼吓掉。

“你…你还是走我前面吧。”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又走到了他前面。

“张佳乐你在这儿吗?在的话叫哥一声——”叶修继续喊着,一手插口袋里,晃晃悠悠。

 

周泽楷感觉到孙翔一直在走神,因为孙翔总是走着走着就突然停下了,有时候停在树杈之间,有时候停在山路的拐角,表情呆滞神态僵硬不知道在想什么。周泽楷等了他几次以后心中愈发疑惑,但又问不出口。

孙翔又在发呆了,他喊了几次张佳乐以后就在几丛灌木边上神游天外。周泽楷轻声喊了一句:

“孙翔。”

孙翔满脑子都是一枪穿云和火舞之翼在网游中这样又那样那样又这样的情节,而且他惊恐地发现他已经把脑中那个模糊的一枪穿云的影子自动替换成了周泽楷的脸。看了两遍小说的孙翔对情节还是记得很清楚的,他们战斗他们接吻他们少儿不宜…

“孙翔。”周泽楷又叫了一声。

完了,一枪穿云在叫我,孙翔脑子里一锅浆糊,等等,好像不是一枪穿云,是周泽楷在叫我。

“啊…啊?”孙翔反应过来,这才发现他已经站在灌木丛边上发了老半天的呆了。周泽楷站在前面,好看的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孙翔因为自己脑内如草原上奔腾的羊驼般停不下来的情节与各类画面而感到有些羞愤,不过还好天很黑,周泽楷应该看不清他燥红的脸。他赶紧快步跑过去跟上。周泽楷看见孙翔快速跑过来,刚想开口提醒他这里有条沟,哪知说话慢了一步,孙翔哗啦一下一脚踩进沟里。

周泽楷以最快的速度抓住了他的手。

一枪穿云抓着我。孙翔想。

周泽楷把孙翔拉上来,孙翔在沟边站稳了,裤子有些弄脏了,裤脚都是泥巴。

周泽楷的手修长有力,他抓着孙翔,估计是怕孙翔再去发呆,总之他没有放开抓着孙翔的手。此时再想神游天外也做不到了,周泽楷的温度从手心传来。我该不该放开?孙翔想,但他没有。他就这么鬼使神差地让周泽楷拉着。

“…走吧。”周泽楷过了良久之后轻声说。他拨开杂乱的树枝拉着孙翔走上另外一条道。孙翔浑浑噩噩,脑子像着过火一样,一片灼热,找不到一缕清醒的思绪,他另一只手胡乱地划动着手电给周泽楷照路,手电光划过周泽楷的脸的时候孙翔吃了一惊,他别过头去,不去看两人交错的手。

周泽楷他…脸红了?!

 

TBC

评论
热度(137)
  1. 蓝蓝路红茶V赤渊 转载了此文字

随便玩玩啦。

© 蓝蓝路红茶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