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蓝路红茶V

周翔-太阳清扫乌云

另一个月亮:

  孙翔小时候有段时间可讨厌周泽楷。他本人脾气出众,自尊觉醒在刚睁开眼那一刹,憋红了脸一声不吭,护士着急,狠狠地打他的屁股,疼得没法儿了,他只好哇哇大哭。他小时候圆眼睛小细腿,一个标志的萌娃,一点也不酷。模样是没办法,性子不能软,孙翔拒绝卖萌,更不屑在闯祸之后撒娇装可怜,“爸爸,呜呜,我错了”,孙翔听过一次现场,再也不愿意和人家玩。他仰着脖子,紧张地将双手背在后头,说:“那花盆就是我踢的,要打要骂随便你们。”他以为自己能够英勇就义,花盆所有者是位老婆婆,见他这样心就软了,最不给面子的属孙翔的爸爸,笑出了声。


  多亏了这帮大人,孙翔终于因为委屈,嚎啕大哭了一次。


  第二天他肿着眼睛,见到了传说中的周泽楷——没人比他长得好看,所有小孩儿都比他好动,看上去他最听话了。沉浸在自己的复仇计划里的孙翔不知道这位人物,他昨晚上下了决心,一周不和家人说话。孙妈妈端了盘西瓜出来,周妈妈拿了块给周泽楷,后者抬起头,细声细语来句:“谢谢。”孙翔第一次听人讲话声音这么小,他盯着周泽楷,眼神活像盯着一头怪兽。周泽楷无措地看看他又移开视线,再看他再移开,显然慌了。孙翔几乎做好了下一秒听见哭声的准备,可周泽楷把手里的西瓜递给了他。


  “楷楷真懂事,大两岁就是不一样。”


  我妈被收买了,孙翔难过地想。


  周泽楷听见人夸他就害羞,屁股往后挪,像是要躲去妈妈背后。


  孙翔愤怒地咬一大口西瓜,啊,这个装模作样的小傻子,他才是我最大的敌人!敌人偏过头看他,笑容腼腆。孙翔气鼓鼓地低下了头。


  很快孙翔也向周泽楷投降,他讨厌做作喜欢真性情,他知道了周泽楷这个人本质很乖,能不说话就不说,也的确容易害羞,腼腆的笑容是真挚的。最重要的是周泽楷会溜冰会踢足球会打游戏,能陪他玩!孙翔把周泽楷送到单元楼下,约好第二天去游泳,开开心心回家去了。


  周妈妈在厨房切哈密瓜,听见周泽楷回来了,放下刀擦干手,把冰箱里的巧克力慕斯拿了出来。


  她从厨房里探出头,抬高手,招呼道:“楷楷回来啦,来吃这个。”


  周泽楷走过去,踮脚、捧起双手。周妈妈手一松,蛋糕稳稳落入周泽楷的双手中。


  “长高些啦?”


  周泽楷拆包装:“嗯。”他用小勺挖了口蛋糕,去厨房喂妈妈。


  “好吃。”周妈妈拍了下他的头,端起装哈密瓜块的盘子带着他往外走。她之后便看着周泽楷用小勺往嘴巴里送蛋糕,突然问道:“要去学拳脚功夫么?”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她,似乎呆住了。


  之后周泽楷就去学跆拳道了,孙翔一开始兴致很高,可他那会儿刚上小学,正仇恨着教育制度,得知好好的周末又要拿出半天给人管教,老大不乐意,便又挺着小身板去水里扑腾了。那日他和“愤怒小子”唐昊抢球——唐昊新来小区那会儿,头回和他打篮球,输了之后看向孙翔的双眼“呲呲”往外喷火,孙翔拍周泽楷的背,说:“你快看他,气出触角了!”周泽楷调整好护腕位置,看了过去,竟然也“嗯”了声。抢球这事经常发生在他们身上,周围的小朋友和便利店的服务生都习惯了,大不了看他俩不痛不痒地打一架,反正两个人都不会哭,隔天还在一起玩。


  练完跆拳道回来的周泽楷正好撞见两人打架,上去分开了他们。


  孙翔不乐意,用巴掌拍开周泽楷:“你不帮我揍他就让开!”


  唐昊不服:“怎么又是你!让开!”


  他俩摆出要干架的姿势,周泽楷站在中间,就是不肯走。


  “我们去那边。”唐昊往那边去,孙翔也去。周泽楷同样跟上,没耐心的唐昊和孙翔放弃了,他们两个的火气都被周泽楷弄没了。


  隔天孙翔来请周泽楷去他家吃鱼,周家爸妈正好出差,晚上就在孙家歇了。周泽楷的兴趣爱好已经成型,他盘腿坐在地上看书。孙翔在地上熊了一会儿,撑起脸盯着周泽楷看。周泽楷尤其不习惯被人盯着,躲闪好几次不见成效,只好问孙翔:“怎么了……”


  “我在想,”孙翔拧起眉,似乎真在想,“你在那班上学了啥?干脆这样——”他把周泽楷拉起来,那本手上的书落在地上。“你来示范一下!”


  周泽楷明了,孙翔是真的来了兴致,阻止他的兴致就如同“火上焦油”,孙翔不会妥协,他会更来劲。于是周泽楷给了他一个利落的过肩摔。


  孙翔在地上躺着,许久没有动静。周泽楷蹲下来,低头和他面面相觑。孙翔眨了下眼,募地蹦了起来。


  “好厉害!”他赞扬完就冲了出去,下个周末背着VANS书包,跟着周泽楷去上跆拳道课了。


 


  周泽楷率先上了初中,率先从初中毕业,在哪儿都是被动的风云人物。孙翔咬着吐司片片和骑自行车的周泽楷一起往学校走。他的自行车又被捣腾报废了,孙妈妈生了气,这学期是不肯买了,还让孙翔早上坐他们的车去学校。孙翔才不答应,早上外面多好啊,天空、街道、梧桐树都比其他时候让他舒服,还有一个不说话的小伙伴。孙翔仰起头喝牛奶,接着吃吐司片,他的五官渐渐舒展开了,雏鸟要飞。周泽楷踩了刹车,孙翔回头,鼓着脸说不了话。


 “还早,去吃煎饺。”


 “行,”他把食物咽了下去,畅快地讲话,“我请你啊!”


  周泽楷和孙翔吃东西,不喜欢被请客。孙翔很难在他那里逞英雄,每次都要事先说好。他跟唐昊抱怨过,说自己没把周泽楷当哥,一起玩大的谁要他照顾;袁柏清日常耍赖不肯AA制,孙翔拿周泽楷教育他们:“是男人就掏钱爽快点!”


  袁柏清一边掏钱一边为自己正名:“我还是男孩儿,不想那么快踏入大人的世界。”


  这家煎饺店开了好多年,独一份的蘸料让它始终在这座瞬息万变的城市立于不败之地。孙翔进去先要了两份碟,一份辣油一份芝麻酱。他又问周泽楷:“花生酱也来一份?”


  周泽楷说好。他和孙翔有半年没来这里了。孙翔说过的,这是他最喜欢的煎饺店。


  “我再去要一份红糖糍粑。”孙翔起身。


  他多要了两份,长了个心眼,给自己的朋友带也让周泽楷给江波涛他们带,他没告诉周泽楷,等着最后关头把袋子帅气地放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用筷子夹住一块红糖糍粑放进碗里,刮掉多余的汁。他吃不了辣也不喜欢太腻的东西。周泽楷这个人清爽干净,看着就让人舒服。孙翔从来不觉得他磨叽,看他做事儿还挺好玩的。他上学、放学多和唐昊那帮人在一起,来回路上都能疯个够劲,周泽楷就是一个人去。孙翔那帮人走街串巷吃好吃的,能带走的都给周泽楷打包一份,有次去高中教学楼送吃的,江波涛开玩笑:“小孙只给小周带啊?”


  孙翔觉得这是个大事,他承诺说以后也给你们带。


  江波涛把视线收回来,问周泽楷:“他说真的?”


  “真的,”周泽楷打开袋子看了看,是蛋黄酥,“一起吃。”


  孙翔吃起辣来尤为凶猛,也爱各式各样的甜点——但他讨厌食物的腻味,是真的讨厌,说起来如临大敌。他的喜恶情绪比起一般人要猛烈得多,这会儿正用手给自己被辣味侵袭的嘴扇风,脸上却是满足的。周泽楷从包里掏了本小册子,帮他扇了扇。


  孙翔觉得好玩,一下子更开心了,他说心里话:“你做什么我都看着高兴。”他的那帮朋友相反,孙翔想揍他们是分秒之间的事情。等到了二十岁,周泽楷旧事重提,稍微会调情了的孙翔把脖子往后缩,说:“我那会儿就是在撩你!”周泽楷点头,但孙翔知道他没信。


  “所以我之后追你了啊!”


  ——孙翔在高一那年干了件轰轰烈烈的大事,他大张旗鼓地追起了周泽楷。他的动作很大,心思倒是只在小范围里面传。同性文化不许摆上台,私底下早就传开了。孙翔他们耳濡目染,还能拿来开开玩笑。周泽楷周围一直有着洪水猛兽,因为他看起来太无害,敌人就显得越发可怕。他似乎永远不能够习惯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为焦点。孙翔告诉好奇心重的同学:“他一直都那样,你们面前什么样子,我面前也是什么样子。”


  “你和江波涛学长哪儿和我们一样,你们和周学长熟啊。”


  孙翔想了会儿,还是肯定自己的答案:“真的没什么大差别。”周泽楷在哪儿都是安静的,笔直的背、端正的坐姿、看书时低垂的头……这些在他面前也有一样。


  “不活泼么?”


  “不啊,我从小听他讲的话还没教导主任一次训话来得多。”孙翔逗乐了其他人。他依旧反感没有亲和力整天板着脸的权力者们。


  唐昊被勒令住校,孙翔不能和他疯着回家了。周泽楷要多上节一小时的自习,孙翔就去篮球社团打球。大多数时候他都会忘记时间,反应过来,场边已经有位周泽楷在等了。孙翔掷球入网,说声“走了!”跑边上捡起地上的包,和周泽楷回家去了。周泽楷一模那天,孙翔在外头和人打了一架,没打赢。一身伤不敢回家,去星巴克充电上网打网游,点的抹茶星冰乐喝完一大半,甜过了有些心慌。他没打赢架,很烦躁,要是赢了就好了,多受点伤也没关系。


  周泽楷生气的时候会故意沉默——是真的刻意为之,孙翔受不了的事情很多,比如孙妈妈的唠叨,唐昊家的傻哈士奇……以及周泽楷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周家爸妈经常出差,孙翔一闯祸就来这里避难。周泽楷给他腿上的擦伤上药,孙翔歪着上半身给后肩抹药,毫无章法。孙翔就着身上的感受,想还是周泽楷干这种事情合适,裂开的皮肉不能被粗鲁的对待。周泽楷真好,他停了所有动作专注去看周泽楷上药,解释道:“他们上来就抢篮球场,哪有这样的啊,我这边那帮小子不行,都不能打,只有我能充当战斗力,当然输了,我不去找他们报复,你别气了。”


  孙翔心里这样想:改天叫唐昊那几个去那里打几场街头篮球,堵他们。


  周泽楷没开腔,孙翔去看那张属于不信他的鬼话的人的侧脸——没有染上怒气,生来就不会存在因为什么而变得丑陋丁点儿的可能。孙翔忽然担心起了周泽楷,他就是这点无比天真,没由来地去为一个至今无风无浪的人生担忧。他突兀地意识到,自己和周泽楷还真的挺配的。顺着这条思路,他又想了很多,除了害羞和心跳的存在感更强以外,都是让他期待的。


  卧室多年前就换了张更宽敞的床,孙翔因为小时候的习惯到现在也和周泽楷一起睡。他半夜醒过来,视线模糊,周泽楷呼吸平稳,刘海被撩开,一张脸陷进柔软的枕头。


  周泽楷会因为变质的友谊讨厌他吗?应该不会。


  孙翔翻过身,脸在枕头上蹭了蹭,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周泽楷将自行车推出单元楼,迎面听见一声:“接着。”


  十步开外的孙翔朝他扔了个牛皮纸袋,周泽楷看了眼包装——另一个区的网红蛋糕店。孙翔自己买了辆自行车,他想念从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还真的挺好吃的。”孙翔骑在周泽楷稍前的位置。他昨晚上尝过鲜了,觉得是家不错的蛋糕店,能进他孙翔的美食地图。


  “你今天有小测验?”孙翔晃了晃脑袋,他染了头金发,非常适合,孙妈妈觉得挺好看,孙爸爸不在意。班主任不开心,致电家长之后无果只能任他去了。


  “你先回家?”


  周泽楷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打球等你。”


  他把后脑勺留给周泽楷,即使如此,他仍然被身后的那双眼睛弄得老大不自在。事情过去两三周了,孙翔捧着那点侥幸心理,希望周泽楷不会联想到那次斗殴事件。孙翔的小算盘很少成功,他和唐昊、刘小别他们投篮投得兴致正高,那伙不讲道理的小流氓来了,领头将就着上次的威风,指着孙翔说你们该让开了。孙翔直接把球砸他脚上。唐昊原本已经放弃,一心只想打球,他活动了下肩膀,邹远在边上一看,知道他肯定得上,连忙给李华使了个眼色。离门最近的李华因为脚崴了没上场,小流氓把他当作无害路人。他慢悠悠地去请保安了。


  周泽楷过来捉他的时候其实还好,就是孙翔没出够气一脸不爽,江波涛觉得好笑,他一眼看过去,保安在训那帮有前科的小伙子,当中一人家住小区,被威胁说给家长打小报告,这会儿很怂——孙翔更是鄙夷他们,他觉得有理就不怕被告状,做错了就老实受罚别装乖。唐昊和他脸最臭,拳头握了又松,干使劲。袁柏清提了一塑料袋青柠味脉动,拿出两瓶冰他们的手臂。


  周泽楷:“回家。”


  唐昊差点噎着:“你又来?”


  孙翔提起包要跟周泽楷走。江波涛问唐昊:“没打回来?”


  “打回来了。”孙翔抢先回他。


  唐昊接下去:“没打够,孙翔上回那惨样。”


  “擦伤是在地上磕的!”孙翔朝着他挥舞拳头。


  孙翔不闯大祸,小祸不断,他的家人都清楚这一点,护短更相信孩子的品性,从来不允许有谁逮着他的性格在他们面前发散。周泽楷习惯了他一路长大和别的人起冲突,他可以阻止所有他能遇上的属于孙翔的小打小闹,却不会去干涉孙翔认为的正确的事情,只要不像上次那样惨兮兮地跑去他家——单指身体,孙翔的精神气依旧很足,他本人不会给人狼狈的感觉。孙翔和他那帮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比起他一个人,周泽楷要放心很多。他把孙翔带走,去了家烤肉店。


寒假来临,孙家商量着度假地点,要和周家一起去趟日本泡温泉,孙翔是开心的,他和周泽楷抽空就会抱着零食可乐一起看《海贼王》。孙爸爸告诉他,小周不去,备考。周泽楷上初中后,除了家里人,都不叫他小名了。孙翔听见就焉了,他做了会儿心理斗争,决定不去了。


  “真不去?”孙妈妈吃惊,他儿子有多喜欢出去玩她是清楚的。


  “周泽楷不去,我和谁玩?”


  “小周备考,你去找小昊?”


  孙翔听到那声“小昊”,脸上便舒展开了,唐昊抗议多次,他妈妈偏不搭理。“我还可以去找其他人,刘小别和袁柏清去北京看亲戚,几天就回来了。”


  中年人和小孩子的兴趣爱好不一致,大家都能够放松才算是假期。孙妈妈接受良好,大方地留下钞票。假期前孙翔一往高三教学楼跑,袁柏清那伙人就揶揄他,唐昊加入了网球社,拿网球拍给予他鼓励:“加油,追不到就别说是我兄弟,丢人。”


  家长离去第一天,孙翔和周泽楷定了外卖,披萨、烧烤、麦当劳、烤鸭……,坐在地上,背靠沙发,一心一意看起《全职猎人2011》。奇犽把滑板踩向半空,再伸手一捞,孙翔:“酷!”周泽楷看着屏幕点头,孙翔眼角的余光瞥见他这下意识的动作,动了心。他不能再专注地看动画了,周泽楷还在卷烤鸭,中途喝一两口橙汁,孙翔捡起一个包好的放进嘴里,肉很嫩,酱汁淋得恰好,和大葱的辛辣味混在一起,再加上黄瓜丝的调和……孙翔想起来了:“这是阿姨做的酱吧!”


  “我和她一起。”周泽楷还在包。


  如果没有稍显危险的心思,他是能顺利地夸奖周泽楷,对方还会低头笑笑。他仰起头喝可乐,借着吞咽的动作缓和紧张感。


  “周泽楷……”


  这声叫的不一样,周泽楷敏锐地觉察到他的紧张。


  孙翔说:“我喜欢你。”


  他憋了一口气,把在喉咙里吞吞吐吐的四个字讲得无比流畅,仿佛他是有备而来而非临时起意。孙翔说完就把自己的时间暂停了。他杀了周泽楷一个措手不及,这才多久?周泽楷觉得这点时间连让孙翔确认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都不够,他再一次在意外时刻给予周泽楷惊吓一般的惊喜。小时候他知道自己被讨厌了,他小心翼翼和孙翔相处,结果轻松地打消了孙翔心里的抵触,他明明笨拙地陪着孙翔玩,连从家里拿的巧克力都没找到机会送出去,孙翔却乐呵呵地送他回家做了约定,再之后他们就一直在一起了。


  孙翔说自己想去拯救世界,周泽楷在一帮笑着点头,他也觉得那样很帅。


  周泽楷惊讶的脸终于被孙翔看见了。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孙翔不会知道让他慌乱的真正原因,这会让事情变得糟糕。于是周泽楷在那张脸露出失望的表情之前亲了上去。——日后孙翔将行动派的魅力牢记在心。周泽楷嘴里现榨的果汁味儿更甚一筹,孙翔的心情从紧张走向刺激。分开之后,他给了周泽楷一个局促又满足的笑容。


  周泽楷心甘情愿地栽进了一个深渊,而后他幸福地发现,那底下是一个新的世界,头顶晴空一片。孙翔傻乎乎地担忧他的未来,觉醒了年少最初、最纯粹的情感,他一日一日羽翼丰满,始终爱着那个由一个看着有点怕人的小男孩成长起来的周泽楷。


  亲了之后气氛一直有点尴尬,周泽楷努力借着情节紧张的动画转移注意力,孙翔靠在沙发上不自在半晌,说了句他真开心,而后他坐直身体开开心心地吃起了东西,他凑过去亲了周泽楷一下。


  周泽楷被安抚了。


 


  周泽楷二十七岁生日,孙翔送了他一只乖巧的布偶猫,他指着还没长成大美人的小猫咪说:“你闺女。”他一眼相中了这只猫咪,猫舍的人把镜头拉近,小猫缩脖子,那副神态像极了初见的周泽楷。


  周家在周泽楷的大学附近有套房,暑期收拾好了让他之后住。孙翔借着补习的理由往那边跑,高三后期干脆就住了进去。孙妈妈非得给房租,周泽楷把钱换成礼物分成几次送了回去。一开始他们在床上亲得难舍难分,周泽楷眼神一暗,就把手顺着腰线往下走,孙翔不拦他,凑过去咬他的耳垂。


  他们仍然爱去那家煎饺店,点几份红糖糍粑、一份煎饺,要三份碟。周泽楷曾经有过许多不安,始终不为孙翔所知,而孙翔一路横冲直撞,即使稍有坎坷,他也能看见前方的一片光明。周泽楷儿时因为小区停电,牵着害怕的孙翔去厨房拿蛋糕吃,多年以后,他在路上主动拉住孙翔的手,孙翔早就不怕黑了,何况这会儿天大亮。他自然地握了一下周泽楷的手,嘴里嚼着蛋黄酥,见周泽楷正看他,便鼓着脸挑了下眉毛。


   Fin

评论
热度(197)

随便玩玩啦。

© 蓝蓝路红茶V | Powered by LOFTER